中國紙業觀察
【全部專欄作者】    
 
《可怕的預言》(二):紙業不能承受之“輕”
        作者:郭永新       發表時間:2007-12-21   
【文章摘要】芬蘭簽證官員面對郭永新的頭銜——中國輕工業信息中心主任助理、行業研究處處長——皺眉不解,以至于遲遲不給簽字。那個老外在想:造紙是在龐大的機器運轉下、在龐大的廠房容納下、在廣袤的林地資源的保障下才能進行的行業,既大且重,怎么和一個研究“輕工業”的人扯上關系了呢?

  10月是各種交流和會議特別多的月份,因為需要看清今歲,更要思考來年。

  作為中國造紙行業年輕的學者,郭永新受邀參加今年10月在芬蘭舉辦的北歐亞洲紙業論壇。這已是第八屆了。前幾次郭永新都是以紙業專家的身份被邀請,而這一回,他決定使用自己的正式職務公對公地辦理。

  而他萬萬沒有想到,正是這樣一個決定卻使他在辦理出國簽證時遇到了一個小麻煩:芬蘭簽證官員面對郭永新的頭銜——中國輕工業信息中心主任助理、行業研究處處長——皺眉不解,以至于遲遲不給簽字。

  那個老外在想:造紙是在龐大的機器運轉下、在龐大的廠房容納下、在廣袤的林地資源的保障下才能進行的行業,既大且重,怎么和一個研究“輕工業”的人扯上關系了呢?

  “一個跨世紀的偉大進步”

  郭永新微笑著談起這個花絮,但卻不希望我們輕松地去看待這個話題:“從表面上看,這似乎僅是一個行業歸置的區別,解放后我們沿用了蘇聯老大哥的行業劃分體系,把造紙歸屬于輕工業,和芬蘭等一些國家不一樣。但是,這種劃分背后所隱含的對造紙業定位的深層次考量,卻一直是業內不斷討論的重要話題,并且從一定意義上深刻影響著造紙業的生存和發展!

  中冶紙業銀河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樹儉也一直對這個問題耿耿于懷。這位1983年大學一畢業就把自己的根牢牢扎在位于山東臨清的這家國有企業的老造紙人,一邊在辦公桌上層疊的文件中翻找,一邊對我們說:“你們看到國家發改委剛剛發布的《造紙產業發展政策》了嗎?你們看出點兒什么來了嗎?還記得文件中的第一句話嗎?”

  那份文件《前言》中的第一個段落是這樣寫的:“造紙產業是與國民經濟和社會事業發展關系密切的重要基礎原材料產業,紙及紙板的消費水平是衡量一個國家現代化水平和文明程度的標志。造紙產業具有資金技術密集、規模效益顯著的特點,其產業關聯度強,市場容量大,是拉動林業、農業、印刷、包裝、機械制造等產業發展的重要力量,已成為我國國民經濟發展的新的增長點。造紙產業以木材、竹、蘆葦等原生植物纖維和廢紙等再生纖維為原料,可部分替代塑料、鋼鐵、有色金屬等不可再生資源,是我國國民經濟中具有可持續發展特點的重要產業!

  “這就對了,這就對了!”曾一手創辦了在中國造紙業頗具影響力的《中華紙業》雜志的任永森,對上述描述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這位在中國造紙業界沉浸了大半輩子至今仍備受尊敬的老人,雖然已經退休,但談起這個行業來依舊充滿了責任和情感。

  “實際情況是,真正生活用紙的比例非常小,我們過去對這個行業多少有些誤解!崩顦鋬說。在他看來,將造紙業定位于原材料工業的根本意義在于正確地框定了它的生產經營模式,那就是應該集約化、規;洜I,而不像過去那樣小打小鬧!皣夂芏鄧业脑旒垬I從一開始就定位于原材料工業,所以在規模集中度方面比我們有優勢得多!

  事實上,我國造紙業不斷奇跡般大幅增長并已經躍居世界第二的約7000萬噸的年產能力分散在近4000家企業的身上,為數不多的大企業與眾若星辰的中小企業在生產檔次和管理水平上差異巨大,卻共同爭奪和瓜分著原料和市場。

  或許可以這樣大膽地假設:如果中國造紙業從一開始就定位于原材料工業,就本著集約化、規;哪J竭M行生產經營,其生命的歷程很可能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匆豢船F在的石油和電信產業,也許能引起人們許多遐想——中石油和中移動早已經進入了世界500強。

  而造紙業呢?PPI公布的2006年全球造紙100家企業排名顯示,年產量超過1000萬噸的企業有4家,超過500萬噸的有17家,超過200萬噸有37家,超過100萬噸的有81家,94家超過50萬噸。而在我國2006年產量較大的企業中,產量在500萬噸以上的企業沒有,超過200萬噸的也僅有3家,超過100萬噸的8家,超過50萬噸的13家。還有一個數字更能說明問題:全球最大的造紙企業漿紙年產量達到1700萬噸,而中國最大的造紙企業年產量只有301萬噸,相差了近六倍。

  據統計,2006年中國銷售收入最大的企業為186億元,而在全球造紙企業100強中有30家企業超過這一數字。在全球造紙企業100強中,銷售收入超過50億元的有80家,中國只有8家。

  在國際上,根據公司盈利水平,可以把企業分為三個等級:年盈利1—2億美元的是小企業,中等企業一般年盈利10億美元,大型企業要接近100億美元的盈利。按照這個標準,中國沒有一家大型造紙企業。

  事實上,在全球造紙百強企業中,中國大陸只有三家企業進入名單。全國工商聯紙業商會在關于內資企業的調研報告中,對這一現象的評價為:“和中國經濟規模明顯不成比例!彼^“不成比例”是指,早在2001年,中國紙及紙板產量就已經超過日本,僅次于美國,排名世界第二位。而據最新統計,今年增幅將達17%左右,到2008年可基本與美國持平。那就是世界第一了。

  大而不強,中國企業很多年以前就在努力攻克的通病,在造紙企業身上仍然如此嚴重。而這一切,與國家多年來對造紙行業的定位飄移不無關系。難怪這些“老造紙”們幾乎異口同聲地將國家發改委《造紙產業發展政策》中對造紙行業定位的嶄新描述稱之為:“一個跨世紀的偉大進步!”

  大企業心坎上的節能減排

  “定位雖然有了,但具體的政策還沒有到位!崩顦鋬說。

  “關于造紙業的定位,從上到下已達成共識,但如何實施還要看落實規劃的情況!比斡郎f。

  顯然,大家更加關注能夠直接影響企業行為的具體措施。于是,大家的目光不約而同地都落在了節能減排的政策上。這項以環保為出發點的政策,對大中企業來說是一個福音,似乎也是目前唯一一根可以真正伸手觸到的政策稻草。

  由于一段時間里我們對造紙業的發展規劃缺乏切實可行的科學估量,眾多的小企業可以利用規模小的優勢肆意而為,在環保等方面的成本投入非常小,有些幾乎為零,這就造成了本來應為資金密集型的造紙業在前些年進入的門檻非常低,小造紙廠如雨后春筍般生長起來,而真正具備規模和技術優勢的大企業卻由于成本投入大、市場爭奪激烈等原因備受擠兌。一個數字或許可以證明:據全國工商聯紙業商會調查統計,中國造紙業百強企業產量已經占到全國造紙總產量的55.74%,而其COD排放量僅占全行業的10%。也就是說,如果把中國造紙企業數量縮水40倍,規模集中于100家企業,則產能可以保證大半,而污染幾乎消除,“污染大戶”的帽子完全可以摘掉。

  “小紙廠環保不配套,大量被關停,無疑給大企業騰出了市場和原料,同時也有利于規范市場競爭,給大企業創造了良好的發展機會,影響還是很大的!崩顦鋬說。

  任永森的說法則更為積極:“媒體應該大力宣傳節能減排,這幾乎已經成為了國策。目前的造紙工業雖然整體數量不小,但很大一塊是落后產能,小型企業在數量上占據了80%以上。如果靠市場優勝劣汰來自然選擇,淘汰落后產能的過程將會很長,不正當競爭、環境污染等會很難控制,F在有了國家調控這只有形的手推動,進程就快得多了。對大企業來說,應該積極應對,抓住這個機遇,加快結構調整,促進產業升級!

  據了解,按照國家節能減排的計劃,“十一五”期間將會淘汰650萬噸落后產能,這個數字相當于目前中國造紙業總體產能的十分之一。

  來自權威研究機構的郭永新透露了兩項最新統計數字,為這項政策實際意義的衡量提供了一個背景:“今年造紙業有兩大標志性變化:一是產能將比去年增長17%左右,而同時美國出現負增長,中國趕上甚至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已經指日可待;二是截止到八月份,我國紙張出口290萬噸,進口280萬噸,中國造紙歷史上第一次出現出口大于進口的現象。這說明,國內紙張市場前些年一直供不應求的局面終于走到了拐點,產銷開始平衡!

  實際上,早在去年,國內紙張消費量僅比產量多出100萬噸左右,產銷平衡的局面已經出現,有些產品甚至出現了產能過剩。在這樣的背景下衡量節能減排所騰出來的650萬噸的空間,實在彌足珍貴。

  在山東華泰,我們參觀了投資十幾個億的污水處理設施,看到了花園式的污水處理廠以及處理水中歡快游蕩的魚,的確非常震撼。他們的污水處理程序是世界最先進的,已經走在國家規定的處理流程的前面。想當初在華泰老總李建華提出投入巨資搞最先進的污水處理設施時,華泰的很多人是不太理解的:既然已經符合國家規范了,何必還要往里扔錢?投入生產不好嗎?節能減排政策的真正實施,無疑是對華泰這樣的大企業在環保方面巨額投入的一個良好回報。

  “說心里話,隨著市場的逐漸成熟,中小企業對大企業的壓迫感越來越小。他們生產的大都是低端產品,從長遠來看沒有太大競爭力。但是,他們的無序生產和低端運營對行業形象的影響非常大,人們提起造紙馬上就會想到揮之不去的污染,從心里就不愿意支持你,就反感你。造紙業的環保是一個需要巨大投入的工程,不是一般小打小鬧可以做到的。這也是節能減排政策所帶來的很重要的積極意義!比珖ど搪摷垬I商會會長、山東太陽紙業董事長李洪信從另外一個角度進行了闡釋。這家純粹的民營企業經過幾年的艱苦奮斗,而今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民營造紙企業、中國造紙行業的領頭羊之一!八,在這種情況下,大企業更應該在環保方面加大力度,注意維護行業形象,這才是對節能減排政策的實際擁護,也是自身發展的利益最大化!崩詈樾耪f。

  據說,前不久一家造紙大企業在環保方面爆出了負面新聞,雖然社會震動不是很大,但這些大企業的老總們卻顯得很激動,不約而同地站出來鄭重忠告!叭绻覀兇笃髽I都出這樣的問題,造紙業還怎么生存呢?這是大家的利益所在!崩詈樾乓徽Z中的。造紙業的從業者們似乎非?粗貏e人對自己的印象和看法!耙驗,人們對這個行業長期存在著輕視的心態,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惫佬抡f。

  三股勁還是一股勁

  郭永新向我們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1998年長江洪災過后,國家實施林木保護政策,有人提出,造紙要消耗大量的林木資源,是否就不要再上新項目了?于是,國家林業局等一干造紙業的研究人士頻繁地出席各種高層會議,見到領導就不厭其煩地耐心解釋:造紙需要的林木都是速生林,就像種白菜一樣,五六年就長成了,砍了可以再種,與林木保護政策并不沖突。

  “講了幾次之后,有關部門的領導說:現在我對造紙有些懂了,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惫佬赂锌,“如果談到汽車、家電行業的發展,相信很多人都能講出來,可一到造紙,從上到下了解得太不夠!

  很長一段時間里,造紙業對林木資源的使用一直不太暢快,“因為中國森林資源稀缺,林木很珍貴,大家舍不得讓我們拿去造紙!惫佬嘛@得很無奈地說,“而實際上,木材纖維的用途主要分為三個階段,一是燒火,二是制板材,做家具,三是制漿造紙。這三個階段本是附加值越來越高的一個過程,造紙利潤最大?珊荛L時間人們認識不到!

  對造紙業的認識不足還集中地體現在產業管理分工設置上。就造紙業的產業鏈條來看,它需要林木資源作為原料,需要造紙機械設備作為工具,二者就如同造紙業的兩條腿,缺哪一個都走不動!拔覀兌贾,林木資源屬于林業部管理,造紙機械屬于機械部管理,造紙業屬于輕工部管理,本來一個緊密的產業鏈條被人為地分割成了幾大塊。三個部門勁兒往一處使,才能使造紙業順暢發展,否則,肯定走得非常艱辛緩慢!惫佬抡f。

  而實際上,受國家地理資源限制,中國造紙業下鍋的米始終不富裕。在采訪中,幾乎所有的企業都十分關注林業改革的進程。

  “林業改革對紙業的影響是無法估量的!碧柪峡偫詈樾耪f,“我認為目前正在進行的林權改革對我們應該還是有利的,放給老百姓,能種也能賣,用市場來調節。如果前幾年也這樣就好了,等米下鍋的局面至少要比現在好一些。過去都讓農民去種防護林,種下樹去不能砍,后幾年也不能再種,誰還有積極性?”

  華泰老總李建華提到另外一個問題:“農民哪有錢去種樹?國家得給政策才行,比如如何切實提供貸款支持!

  中冶銀河的李樹儉則對林業改革持另外的觀點:“林地分產到戶由農戶自己去控制并不一定是個好辦法,從經濟效益出發,他們可能還是愿意去種經濟林。種造漿林并不容易,要和農民簽訂協議,每年還要支付租金,還要改良樹種。關鍵是要讓農民看到效益,比種經濟作物收入多,利潤大,對生態又沒有影響。這并不是一個容易的過程!彼f:“在一些發達國家,采取的是集約化經營的方式,林場、漿廠、紙廠簽訂長期協議,木材加工與制漿結合,最大效率地利用和使用資源!

  但是,造紙業從自身利益出發所提出的意見,在多大程度上能被林業部門所衡量考慮呢?李樹儉所希望的集約化經營模式在目前的分割管理體制下有可能實現嗎?如果說在林業改革方面大家還有所期許的話,對機械設備,造紙業的這些從業者們則很少提及。原因很簡單:中國自己的造紙機械行業如今已經全軍覆沒,造紙企業一水兒地全部購買國外的設備。

  曹振雷博士,中國制漿造紙研究院院長,被公認為中國頂尖的造紙業專家,國家產業規劃制定的主要參與者之一。

  有一次,一位國外同行問他: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歐洲造紙技術落后,要從美國引進。到了九十年代,歐洲開始向美國輸出技術了,F在,中國向歐洲買技術,那么什么時候中國能夠向歐洲賣技術呢?曹振雷直言不諱地回答道:對此我很悲觀。因為,“中國自己的造紙機械工業已經全沒有了,造紙技術要依賴于裝備來體現,光靠市場怎么能培育出技術呢?”

  “造紙人”的這種悲觀下的焦急,不知道在多大程度上能夠和“機械人”同步。

  林業、機械業、輕工業,三個臭皮匠在理論上完全可以超過諸葛亮,但前提是,他們必須走在一條線上。

  他們走在一條線上了嗎?

  難怪造紙企業的老總們如此看重行業形象。從另外一個層面上說,那是因為別人的眼色和臉色對他們的生存發展很重要。

  一個“輕”字,不僅披在造紙業的身上,更刻在造紙業的心頭。

  在這個“輕”字之下,艱難前行的造紙業創造了一個時代的輝煌奇跡,也迎來了一個時代的強悍挑戰。

  造紙業生命中難以承受之“輕”,或許已經記入了歷史。(本文作者:郭曉東)

    本文為《中國紙網·中國紙業觀察》專欄文章,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全部或部分轉用,其他媒體不得改寫。經同意引用時,應保證引用內容與原文章內容語意一致。
  作者介紹
郭永新,清華大學MBA,高級工程師,注冊咨詢工程師(投資),F任中國輕工業信息中心副主任,《輕工標準與質量》雜志主編,中國紙網首席顧問專家,中華全國工商聯紙業商會獨立監事,國家開發銀行特聘行業專家,紙業商會《智匯》雜志首席專家,多家投資機構產業顧問。
 ♦ 郭永新:中國紙業進入大趨勢
 ♦ 《可怕的預言》: 不只在紙業
 ♦ “震蕩與博弈”后危機時代中國紙業發展格局
 ♦ 中國紙業進入平衡發展期
 ♦ 郭永新:紙企跨界 后會無期?
 ♦ 產能過!f,還是不說?
 ♦ 《可怕的預言》(一):一位專家的兩次預言
 ♦ 中國紙業臨界盤整
 ♦ 考驗大佬智慧—專業化還是多元化?
 ♦ 轉型升級之路 是康莊道還是獨木橋?
Copyright @ 2000-2009.Paper.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紙網加入收藏夾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查 青海快3今天开奖号 河北快三的遗漏号码 江苏快3助手下载安装 加拿大西部快乐8 哪里可以买到广西11选5 休闲挂机游戏 山东期货配资投资网 河南福彩快三 幸运28是不是全国开奖